您现在的位置:青年桂航网>> 青年文艺>> 原创时空>>正文内容

寻一道妈妈味

        外出,行至一家招牌上标榜着“妈妈味”的饭馆,让我想起到了我的故乡,我的童年,还有妈妈做的饭。

        小时候贪玩,凑够一帮小伙伴便到处跑,一点也不消停。到小山丘爬爬草,到小溪捞捞鱼,到河边钓钓鱼,哪里好玩去哪里。但是,无论我们跑多远,我们都不怕迷失方向。每到太阳落到山的那边,劳作了一天的妈妈便会准时做饭,因为农村烧的是柴草,若是风不大,我们总能看到一条条青烟,飘扬在“家”的上空。以至于后来我每次读起王维的“大漠孤烟直”我就会暗暗咽口水。看到袅袅炊烟我们就知道家的方向,这炊烟仿佛就是我们心头的时钟,不偏不倚,刚好在我们快回家的时候准时敲响。不一会儿,伴着虫鸣鸟叫,一声声母亲的呼唤,把一个个玩疯的孩童召唤回家吃饭,每一个妈妈都似乎有不可为人知的魔力,让每个贪玩的孩子能准确分辨出。

        每次被叫回家我总是会惹恼妈妈,我疯了一天回到家还不能消停,总给她找麻烦。就像吃饭,她田里忙活一天,带着一身的疲惫做好饭,我总是挑三拣四,总嫌不合胃口,总闹小孩子脾气不肯吃饭。等不把她耐心磨光了,把我收拾一顿,我才会极不情愿地一口一口吃饭。我尽力去回忆,那时妈妈做的饭是什么味道,以至于我如此难以下咽,但是留给我总是母亲拿着鞭子的姿态,现在想着还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中学,学校离家远,一星期甚至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吃饭。被我母亲惯出来的胃总是抗议食堂的饭菜,每次打电话我都向母亲抱怨食堂伙食差,那时我才知道妈妈的好。每次回家,没进门“阿妈靓汤”就扑鼻而来,妈妈总是在厨房忙活,我就会迫不及待去帮妈妈烧火,一边往灶里添草一边暗暗咽口水,看着妈妈娴熟地炒菜动作,我只能跟她倾吐在学校各种不快,帮不上太多忙,那时刚到学校就开始盘算还有多少天回家,有时吃不饱晚上还会梦到母亲呼唤我回家,然后美美地吃一顿。我最喜欢的还要数过节回家,一进门就会看到母亲专心制作家乡美味,如糍粑,粽子,豆腐酿等等。我有时还忍不住挽起袖子搅和进去,学着母亲的方法制作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,让母亲苦笑不得。煮熟后,还到处去翻自己做的,总是吃得肚子圆圆的。

        后来啊,我上了大学,还没回过家,走在街上,喜欢找标榜“妈妈味”的店。我试图去寻找一份久违的味道,一种奇特的感觉,可是,我失望了。我时常会想起母亲煲的靓汤,甚至想起母亲做我不喜欢的菜,因为在此时我只想来一份妈妈做的饭菜,与味道无关,只是一种感觉。现在我似乎想通了,无论打着什么招牌,它终究是牵涉利益,关乎金钱,它注定只是一件商品。做这件商品的厨师心中大多只是对美食的爱,注入对吃饭人的感情过少,它不可能有真正的“妈妈味”。而母亲做的,它是一份给子女暖胃的美食,它不会用金钱衡量,不会以数量算多少,有的只是一份深深的爱意。

        中国人向来都说 “民以食为天”,逢年过节要一家人聚聚,特别是过年,无论路途多远,身在何方,总想赶在除夕夜前回家吃一顿年夜饭,这年才算过得踏实,才会过得满足,才能宣泄那一年多的乡愁情节。这不需要过多的理由,不需要过分地解释,我想,其中的那份故土情节,那份对亲人的怀念,会是最好的解释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